首页 汽车正文

女人网聊与留美学生 一家三口感染艾滋 。。。(转载)

wangchaowh 汽车 2021-04-22 05:00:09 2 0

  仅仅是因为三年前网聊时惹下的 ,郭女士身体出现了感染艾滋病的种种症状。

  “我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自己感染了艾滋 ,我身上的皮疹越来越多,艾滋病前期的十多种症状在我身上几乎全部出现了 。”郭女士痛苦地说 。

  而就在前几天,和郭女士发生的刘先生终于承认 ,在和她发生关系前,自己确实已经感染了艾滋病。

  令郭女士感到悔恨 、内疚和痛心的事情还有,她老实的丈夫 、弱小的儿子身上也出现了和她一样的症状 ,她怀疑一家三口都感染了艾滋病毒。

  女人网聊结识留美学生

  认为他“有志向,有毅力,非常淳朴老实 ”

  尽管郭女士现在只是猜测 ,但无论最终的检测结果什么样,这都是一个非常令人遗憾的故事 。如果事情确如女主人公郭女士说的那样,我们可以预感到凄惨的后果……

  事情发生之前 ,郭女士有一个非常和睦、温馨的家。她在一家外资企业工作,收入不菲。丈夫老实,对她很好 ,两人有一个三岁的儿子 ,一切都很令人羡慕 。

  一切皆因网聊。

  2004年10月,郭女士开始上网聊天,因为自己具有外语优势 ,她经常在一家网站的英文聊天室聊天,结识了在美国纽约留学的刘先生。开始二人纯粹是瞎聊,比如吃什么、用什么之类的话题 。后来二人脱离聊天室 ,开始使用聊天工具单线联系。20多天后,刘给她打来了越洋电话。在刘的多次要求下,郭给对方发去了自己的照片 。

  通过一个多月的聊天 ,刘给郭女士的感觉是“有志向,很有毅力,性格内向 ,不善言谈,但非常淳朴 、老实 ”。

  一段时间后,远在美国的刘经常给郭打电话 ,这让已有家庭的郭有些为难。因为怕老公怀疑 ,她晚上经常把电话设置成静音状态 。她在聊天时对刘说,自己还没有结婚,但有男朋友 。但刘却直截了当地对她说 ,你就告诉你男朋友,我在美国等你。

  此时郭的心情很难过,她感觉欺骗了别人 ,尤其是老实善良的刘,她认为这样对刘很不公平。

  在逐渐熟悉之后,刘给郭发来一些新奥尔良酒吧文化的照片和文章 ,并向她多次提到红灯区和性文化之类的话题 。

  一个周六的晚上,刘给郭打来了越洋电话,但因为老公一直在家 ,郭一开始没有接听刘的电话,但刘从晚上9时一直打到11时,郭终于找到机会接了刘的电话。刘质问郭为何不接电话 ,郭撒谎说在外面和朋友吃饭 ,因为深圳打劫很厉害,所以没有带手机。刘听后很生气,说现在手机这么便宜 ,我有100个,送你几个好了 。随后二人上网聊天,郭对刘讲 ,自己不配做他的女朋友,他可以找更好的,以后也不要在她面前提这种话题。这些话让刘的情绪非常低落。之后二人很少再聊天 ,只是中间偶尔联系,春节互致简单问候 。

  后身体极度不适

  几天后症状开始消失,于是放松警惕

  2005年国庆前夕的一天晚上 ,郭突然在网上遇到刘,问他现在在做什么。刘回答说,刚吃完晚餐 ,和你一样。郭猛然意识到 ,刘已经回国了 。刘在这次聊天时对郭说,自己过几天要去深圳呆两天。

  10月4曰,刘果然来到深圳 ,入住香格里拉酒店。他给郭打电话,约她出来聊聊 。当晚9时左右,郭赶到了刘入住的酒店 ,二人在大堂里见面,并吃了一些东西 。过了一会儿,刘约郭去房间看看。

  到了房间后 ,刘就开始拥抱和亲吻郭,二人随后发生几次性关系。之后,郭离开酒店回家 。

  第二天 ,郭突然感到有些莫名后怕,因为刘实在太瘦了,他不会有什么病吧?

  第三天 ,郭的身体开始出现一些症状 ,腹泻、头痛、咽痛 、低烧,这些症状非常明显,而且持续了四五天。郭感到很恐惧 ,但她此时已经联系不上刘了,他的国外电话根本打不通,于是她发了一封电子邮件 ,问刘是否已经感染了艾滋病毒,并把自己的症状一并发了过去,但好几天没有回音。

  巨大的恐惧笼罩在郭的心头 ,她意识到,必须要联系上刘,了解事情真相 。于是她通过香格里拉酒店查询到了刘的真实姓名 ,于是再发了一封邮件,说“你从来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但我一样可以查到 ,再不说实情 ,我就打电话给妈”。

  这招很奏效,刘当天就回了邮件。郭再次问刘是否感染了艾滋病毒,刘否认说怎么可能感染那种病呢?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

  半信半疑几天后 ,郭身上的症状开始消失,于是放松了警惕,二人没再联系 。

  男方发邮件已有所暗示

  他称“现在感觉到它的冲击”

  去年初 ,郭开始生病,身体非常不舒服,到处痛 ,嗜睡,极度疲乏,甚至早晨都爬不起床。她到医院做了B超 ,照了X光线,一切都很正常,所有的检查都没找出病因。

  有一次郭给刘发邮件 ,告诉他自己的症状 。刘安慰她说 ,放松点,没事的。之后二人陆续有联系,此时郭仍认为刘是个好人。

  去年5月22曰 ,刘发过来一封邮件,郭现在还清楚记得邮件内容:“我非常非常难过,感到很绝望 ,我现在感觉到它的冲击,不想做任何事情,就想躺在床上 ,那就是我 。 ”

  郭于是上网询问刘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对方搪塞说,自己只是面临两份工作,不知道如何选择。郭没有多想 ,根本也没意识到刘的邮件里的“它”指的就是艾滋病毒。

  郭于是劝说刘如果在国外压力大就回来,收入也不错,但这一提议遭刘拒绝 。他随后问起郭的收入问题 ,郭开玩笑说等你挣了大钱可以借我一点 ,此时刘很正经地回答,你必须告诉我你的收入,我才会考虑借钱给你。

  之后很久 ,二人没再联络。

  现在郭猜测,刘当时问她的收入,很可能是考虑到感染艾滋后的治疗费问题 。而6月的邮件则说明刘本人也很内疚 ,并劝其“不要再做类似的事情”。  

  三年后对方承认染艾滋

  她怀疑自己染上N亚型艾滋,国内查不出

  现在让郭感到恐惧的事情是她怀疑自己的家人也感染了艾滋。去年10月,她和老公过了一次无安全措施的性生活 ,三天后,老公出现了和她以前一模一样的症状,尽管好了之后没再怀疑 ,但之后老公的身体也很差,现在和她一样也非常疲乏,嗜睡 。更让她感到可怕的是 ,她几岁孩子的身体也很不正常。

  今年4月 ,在郭和老公发生一次无保护的性行为之后,老公当天就开始出现发烧、头痛、腹泻等症状,持续了10天左右。这个时候 ,郭开始深度怀疑自己和老公已经感染了艾滋病毒 。

  但此时刘已经不再回复郭的邮件,郭的电话也不再接听。郭想起今年1月刘回国后曾给她打过一次电话,她留心记了下来。她打过去之后 ,发现对方是顺德的一家公司 。经过了解,她发现刘原来是该公司一个项目研究组的成员,于是她委托该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 ,让他联系上刘,请他回邮件给她 。

  很快,刘给郭回复了邮件 ,但他依然称“我很好,一切正常 ”,此时郭开始哀求刘说实话 ,并向他保证不告诉他的同事 、家人和朋友。但刘此时依然没有向她袒露实情。

  终于 ,在上周的一天晚上,刘向郭说了实情:在他和郭发生之前,他已经感染了艾滋!随后 ,郭陆续到深圳血液中心和深圳疾病控制中心检查,那里的专家用了多种试剂给她做检测,但均未发现感染艾滋 。

  为什么刘感染了艾滋 ,而郭却没有检查出来呢?是不是她心理负担过重导致胡思乱想呢?郭并不认为是这样,她已经对自己感染艾滋病毒深信不疑,并查阅了相当多的艾滋知识 ,对照下来,发现几乎全部症状都在自己身上出现,而且越来越明显。这种情况在她老公身上也出现了。难道这些都是巧合?

  郭开始怀疑自己感染的是艾滋病里面最罕见的一种类型 ,如N亚型 。这种类型的艾滋在深圳根本检测不出来。

  悔恨的郭女士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尽快检测出自己是否患病并立即治疗,目前她正筹备办护照去美国检测。

三口人网艾滋感染一家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新留言